背景:
阅读新闻

相 声-《请局长》

[日期:2014-04-18] [字体: ]

甲:最近我们局长被请去了。



乙:局长被请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



甲:这次请去时间长了一点。



乙:长一点有啥希奇,吃饱喝足玩痛快。



甲:局长这次可既没去吃喝,也未去旅游。



乙:那是去干什么呀?



甲:去聊聊。



乙:你们局长倒挺有闲情逸致的。



甲:那天来了两个人,说是请局长,拿了一张白色请柬。



乙:请柬还有白色的,这倒新鲜。



甲:当时局长正碰在桌子上打盹,抬了下眼皮,一看这两个不认识,挥了挥手,喷出满口酒气:“去去去,今天不行,没有食欲。”



乙:酒还没消化完呀。



甲:“对不起,我们需要占用一下你的时间。”两人将请柬递到了局长眼前。



乙:天天吃请这哪能受得了。



甲:局长一拍桌子,将请柬扔在地上,“今天顾不上,你们快出去。”



乙:这人脾气挺大的。



甲:来人不卑不亢,说了一句话,声调不高,却把局长吓了一跳。



乙:什么话呀?



甲:“我们是市纪检委的,现在请你到规定地点规定时间说明有关问题。”



乙:这是纪检委在实施“双规”呀。



甲:局长看了看来人,瞅了瞅请柬,一下子象泄了七的皮球,瘫坐在椅子上。



乙:你们局长不是挺棒的?年年当先进,常常受表彰,有什么问题呀?



甲:就是家里被偷的问题。



乙:噢,局长被偷,那找小偷呀。



甲:小偷倒是先找了局长,送上世纪末的1999年到本世纪初的2002年共找了局长四次。



乙:小偷不是自投罗网吗?



甲:每次都没见到局长。



乙:局长工作繁忙吗?



甲:小偷每次都顺手牵羊,撬开局长家的门,拿点零零碎碎、纸纸片片。



乙:那都有什么?



甲:零零碎碎就是些金银首饰、文物字画;纸纸片片是美元、港币、人民币,今年还有欧元。名烟名酒、高档服装小偷可一概未动。



乙:小偷可真够损的,尽拿值钱的东西。



甲:值钱倒也不值多少,零零碎碎也就七、八万元;纸纸片片也就二十几万元,局长家不过九牛一毛。



乙:局长家当也真够大的。



甲:三年时间,小偷偷了四次,局长硬是一声没吭。



乙:你们局长的肚量也真够大的,那他打电话报警呀。



甲:第一次小偷在局长家的床头柜里摸了一捆钱,整整5万元,银行封条还未拆,高兴的“呀”一声这么多。将钱揣在怀里,一路小跑直哆嗦。



乙:毕竟做贼心虚。



甲:第二次床头柜里翻不出钱了,小偷在床铺褥子底下整理了一大查,将衣裤口袋塞满,才大摇大摆溜了出来。



乙:钱都在卧室放呀?



甲:第三次小偷再来,可就得动脑筋了,局长采取了坚壁清野的政策。卧室里不好找了,就在客厅里折腾



乙:小偷是越偷越胆大。



甲:小偷发现电视柜下有一个精制盒子,上边锁着一把铜锁,就用起子一撬,顿时眼界大开:黄金手镯、白金戒指、高级手表等把自己的提包塞的满满当当。



乙:这回局长可得赶紧报警了。



甲:那天局长夫人下班回来一看,愣是气懵了,立即给局长打电话,局长回到家二话没说。



乙:立即报警。



甲:先修门锁,再扶沙发,然后给小偷打扫战场,夫人要打110,局长硬是按着不让。声言:能忍者身之安。



乙:局长可真能忍。



甲:后来,局长下决心采取措施。



乙:准备想派出所反映情况,配合破案。



甲:局长办法比较绝,在家中挂了“神符”摆了“神坛”,烧香口头让神灵保佑。



乙:神要能保小偷不偷,那派出所可就没事干了。



甲:最可气的是阴历腊月初一那一天,局长和夫人早上烧完香,扣过头,双双做着小车上班了。晚上下班回来发现又失盗了。



乙:这回小偷被局长放纵得象到了自己家里一样。



甲:嗨,这墙上咋多了个“神位”。



乙:小偷的记忆力满好的。



甲:小偷一琢磨,这里可能有文章,随后踩着凳子将牌位和香炉取下,“咔嚓”一下,牌位折了,里边夹了厚厚一叠支票,往香炉里一掏香灰里塞满了现金



乙:小偷运气真不错,每次都有收获。



甲:不是小偷运气好,是局长家钱太多。



乙:那是。



甲:小偷大喜过望,把钱往局长家的公文包里一塞,夹上就走。越走越高兴,哼着歌曲就下了楼



乙:这小偷真是如入无人之境。



甲:“站住”



乙:局长回来了。



甲:小偷一曲没哼完,被两个巡逻的报案逮了个正着,“我们早就盯上你了。”立即扭送派出所。



乙:乐极生悲,面对公安人员的审问,没几个回合,做贼心虚的小偷便交待了在居民区作案多起,光顾局长家4次,盗得巨额现金和钱物的犯罪事实。



乙:多行不义必自毙。



甲:审讯结束,警察准备把小偷往看守所押。



乙:那去吧,罪有应得。



甲:小偷不去。



乙:为什么?



甲:小偷提出要面见局长,让局长“交待问题”。



乙:交待什么问题?



甲:小偷自有小偷的道理,“你局长工资就那么一点点,凭什么家里放那么多钱,而且每次被盗都不敢声张。”



乙:说的也是。



甲:这时候一封反映局长收受巨额贿赂的举报信,摆到了纪检委领导面前。



乙: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



甲:纪检委根据举报内容和局长家存有大量先进被盗不敢不声张的事实,认为被盗钱物可能只是其家庭财产中的一部分,不能排除有大量收受贿赂的违纪违法事实,决定对局长立案调查,立即派人对局长实施“双规”。



乙:局长这下和小偷一起被审查了。



甲:局长被请到纪检委,开始心存侥幸,想蒙混过关,可纸包不住火。在铁的事实面前,局长终于交待了在五年任期内,收受先进和贵重礼品价值1500多元的犯罪事实。



乙:一年300万元,平均一天一万,真是日进万金呀!



甲:在立案审查期间,局长对小偷恨得咬牙切齿,作了一首打油诗。



乙:局长还真有雅兴。你知道诗的内容吗?



甲:当然知道,你听:“可恨小偷贼大胆,屡次三番来作案,经济损失且不算,政治生命全完蛋“。



乙:罪过全在小偷身上。



甲:纪检委调查期间,检察院也介入案件,这时候局长懊悔极了。又作了首打油诗。



乙:局长文才满高的么!他怎么写的呀?



甲:请别打断我的话,诗中说:“钱遮眼睛头发昏,财迷心窍人沉沦,只因留恋孔方兄,终究成为犯罪身。”



乙: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。



甲:纪检委调查还未结束,这时候检察院又给局长送来了“请柬”。



乙:现在还请呀!



甲:还让签名。



乙:请柬签名,少见。



甲:局长接过请柬,两手哆嗦,签上名字。来人又送给局长一件贵重礼品,让局长试用。



乙:什么礼品呀?



甲:一双银手镯。局长一戴正合适。



乙:手铐呀!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张羽 | 阅读: 次 | 关闭 |
相关新闻